走了

03月 24, 2010 2 条评论
 
 
 
 
 
一叶浮萍归大海  人生何处不相逢
 
 
 
 
 
分类: Uncategorized

I move

03月 18, 2010 16 条评论
 
 
 
 
 
别了这个曾经PR=4的地方。
 
 
 
分类: Uncategorized

夜深人静

10月 10, 2009 18 条评论
很久不写了。

总是要回来写点东西的。之前太热闹了,眼花耳热未必是好事。

公元2008年的3月,我骑着我那部永久HANDSOME自行车,在杭州大厦附近的星巴克与中学密友王彦会晤,之后打的回了家,第二天去拿自行车,却发现车被锁了(是的,我相信纯洁的人们,所以从来不锁自行车)。次日,跟老爸驾车前往,却发现锁上的车却丢了。兴许这就跟世界上其他东西都一样吧,有了难度才有占有的欲望。车就这么丢了。但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之后买的新自行车,400元,无车兜,到今天也没有。

新车就这么买来了,我很兴奋,很用力。我有个理论,就是公交车不如单车快,因此我在骑车时总是兴奋地用力,眉开眼笑地看着公交车进站,等候,等到出站的时候,我业已踏着风火轮飞到前面的红绿灯处了,运气好在两边机动车的注目礼下横行而过,运气不好等着后面的公交车又跟我回到一个起跑线。

但是这次有所不同。

我很兴奋很用力地骑着新车,踏着风火轮走在天目山路上,突然听到钪当一声,踏板已经泄了,一看,脱链条了!!刚买的新车!!没有多少机械经验的我花了大约10分钟才了解要修复只是简单地把链条重新固定到齿轮上。但一会之后,又会这样。

我该说什么呢?我是个懒人,我可以开车,我可以不环保。于是在接下去的一年中,车一直就这样,起先大概几千米出现一次,后来越来越频繁,然后发现无法爬坡,然后发现车开始吱吱作响,直到昨天,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。

随着车的状态恶化,我对国内目前制造业的水准也心灰意冷。当年的handsome骑了十年,什么问题都没,这个车居然第一次骑就有问题。我有一天仔细研究了下,发现我在用力踩踏板的时候,后车轮会整个倾斜,于是链条就哗啦,出来了。以我理工科的背景判定,一定是里面的联动系统出了问题,那个联动轮肯定没焊接好。修修应该非常麻烦,说不定整个轮子得换了。

没错,这就是今天推着车去修车铺路上我脑子里所想的。于是面对那位修车老大爷,我把这一年来的辛酸和怨气,很兴奋,很用力的统统倒了出来。老大爷听着,拿出了一个起子,在轮胎边上的两个螺丝帽上很用力地拧了两下。

“好了,应该不会脱链了。一块钱。”

我很用力,很兴奋地骑着车回家了。

支持环保,保护我们的家园。
分类: Uncategorized

朝天阙

09月 15, 2008 99 条评论
 
待重头,收拾旧河山。
 
 
分类: Uncategorized

万恶的青春啊!

05月 7, 2008 67 条评论
让我失眠
让我心猿意马
让我发神经
让我喝凉茶起豆豆
 
青春的尾巴啊
割掉 割掉
割掉 割掉
 

另:
小时候看过Lewis Carroll之后(特别是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)感觉一切东西都会变得光怪陆离。晚上打开一个小姑娘的博客看看,居然也能有这样的感觉,想不到人居然还能如此细腻。厉害厉害,自己的确是个粗人。
 
沈丘临泉,慈溪宁波。稀松平常的四个地名被打成黑体大号贴在一个机场大巴的后窗上,告诉我们其实我们对诗一般美妙的玩意儿其实是多么地麻木不仁。
 
又另:青春痘已挖掉。
 
分类: Uncategorized

篮球及其他

04月 29, 2008 47 条评论
篮球真是个好东西。
 
能够除疲劳,去烦恼,睡的香,起的晚,有益身心,胜于吃药。晚上往沙发上一躺就睡过去了,直到被我家美女叫醒。想前段时间干嘛嘛慌,吃嘛嘛不香的,心浮气躁情绪恶劣,原来真的就是因为没有打篮球啊!现在感觉全身细胞都被调动起来了,调动地都快上火拉!
 
分割线
 
晚上在豆瓣上整理下书单。发现一个郁闷的事,为什么我看过的书都那么不小资?
 
一圈看下来就知道我是个学究了——虽然究什么学可能一下子不是那么地一目了然——但学究风范跃然!!最通俗的一本书估计就是《淡水养鱼》了。阿弥驼佛啊。
 
分割线
 
开车真的不适合我,不是技术差,是没有兴奋点。没有高潮怎么会有爱!
 
 
分类: Uncategorized

落差问题

04月 27, 2008 47 条评论
电话里赵叔叔和蔼可亲地问我:想要找什么样的工作?程序化地支吾了个几句,只能很赤裸裸地表白:不想做研究,我喜欢人类,我要跟人打交道,我不要坐实验室看书敲键盘。哦,那没相关经历很难办啊~听到这里我都知道了,特立独行地混了二十多年,给自己随性潇洒的日子买单的时候到了。别人听到个博士已经给你定位了,这定位跟自己幻想中的落差不要太大。
 
很明显地落差之下我现在也不咋讨人喜欢了。毕业前说说是个海外博士候选人啊,20出头啊,潜力股啊,爹娘都开始幻想万松书院里风起云涌的场面了。现在一个不当心,领出了失业证,快30了没工作经验,眼高手低在家养狗的纨绔子弟……就好像当年看到的一首诗里写的一样,开头就劈头劈脑一句:
 
而今我一无是处
坐在镇子的一头。
……
 
三月过去了
四月过去了……
 
靠啊靠,深更半夜的,海子的小诗读起来。
 
分类: Uncategorized
关注

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。